巴菲特为何破天荒投资日本股市?

2020-9-11 10:54   浏览量: 340   评论: 0 稿件来源: 诺亚财富  

巴菲特的投资作风,常常是在大家觉得无趣、不屑一顾的公司中找到价值;这次他投资巴里克黄金和日本5大商事可能主要就是因为获利前景看好。

巴菲特为何破天荒投资日本股市?

8月30日巴菲特过完90大寿,伯克希尔旗下的子公司宣布,在过去的一年,分别买入5大日本商社略高于5%的股份。当中包括伊藤忠商事、丸红、三菱商事、三井物产和住友商事(日语商事通常翻译成商社)。这次投资金额为62.5亿美元,伯克希尔未来更有可能将持股比例增加到最高9.9%。这个选择是因为一旦达到10%的持股比例,就需要得到这几家日本企业董事会的同意。


消息传出后,市场再次感到意外。因为这是巴菲特第一次买入日本股票,破了天荒。我清晰地记得去年在奥马哈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时,就有股东问他为什么不多买一些国际股票,当时巴菲特就说主要是因为自己更了解美国股票,对国际股票不太关注。当时还半开玩笑说,如果有国际公司欢迎他的投资,是可以主动上门自我推荐的。


另外一个股东问他会不会考虑再买入中国公司,他回答说很欣赏中国的经济发展,在比亚迪和中石油上的投资业绩也很好,有一些目标正在考虑。当时我就感觉巴菲特说话很有艺术,因为众所周知,当时中美贸易摩擦,美国正好在股东大会之前宣布要额外增加对中国商品的关税。但是巴菲特并没有用这个作为暂时没有买入中国股票的理由。


巴菲特这次的投资对象不是普通的日本企业,而是日本传统的5大商社。它们涉猎业务范围十分多元化,由经营连锁便利店,到能源、矿冶、金属以及机械、纺织等轻重工业都有所参与。现今的商社虽然已经扩大业务,尽量多元化发展。但它们的收入大多都是离不开原材料、能源、金属等与日本实体经济息息相关的工业。


伊藤忠会长兼CEO对巴菲特的投资表示“世界知名的投资家对鲜有起色的日本股票、尤其是商社股票投以关注的目光,这对于日本市场整体来说是一个大好消息”。


为什么会这么说呢,背后主要有三个原因:


第一,由于疫情导致的能源,原材料价格下跌,日本商社陷入业绩恶化,再加之 “ESG(环境、社会和公司治理)投资”理念的普及,使得能源、原材料等对于环境不利的股票不太受欢迎;


第二,商社是日本在财阀传统下特有的产物,近似于美国大型综合企业集团,但前者的结构和关系更加错综复杂。特别是日本法例对混业经营、交叉持股、关连交易等相当宽容。通常,一个财阀家族会以一家商社为控股公司,掌控金融、工业、科技、零售、通讯、基建等诸多产业。财阀可能只持有商社一两成股权,就可以间接控制较股票市值高出几十倍甚至百倍的资产运作;


第三,商社常有“内部人控制”等公司治理不良现象,伤害其他股东的利益。投资商社与现在流行的ESG投资理念不符。这也是日本股市在1990年泡沫破灭之后长久难以恢复的重要原因,海外投资者一直对日本商社敬而远之。在美国股市,也有明显的“大型综合企业集团股价折价(Conglomerate Discount)”现象,也就是说把这些企业拆分后上市,反而可以获得更高的市值。


巴菲特的投资也引发了是否应该投资日本股市的讨论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2年底上任前,日经指数从1990年的高点被动性下跌到大约9500点水平,随后安倍经济学的前“两支箭”(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)推动的日元贬值和日本企业利润上升,使得日经指数上升至目前约23000点,累计上涨140%,而同期美股涨幅160%差不多。


即使日本央行采取了大规模量化宽松,负利率,以及买入大约8%股市市值的背景下,日经指数现在点位仍比1990年的高点低40%。而美股刚刚超越疫情之前的高点。


安倍辞职后,我们认为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最有可能接任日本首相,继续推动安倍经济学的“第三支箭”来改革日本的经济结构,释放民间投资活力。这些年,日本商社在公司治理,重视股东价值上有所改善正是与此有密切关系。巴菲特的入股很可能进一步促进公司治理改善。


考虑到日本的政经环境相对稳定,有望成为美国“印太战略”和“去中国化”下的赢家,比如部分产业链从中国回流日本,汽车、电子产品、半导体将因此受惠。甚至还有一些观点认为香港的国际中心地位会被弱化,有利于提升东京的金融发展。对此我们并不认同,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会更加牢固,将来的前景更加光明。


巴菲特投资日本商社,一种可能是担心美元贬值,通胀上涨这些宏观因素,但过去他很少以此为理由进行股票投资。我们认为更可能的是他希望在美国之外找到一些好的价值投资标的。毕竟美国现在还是成长股的天下,而巴菲特在从70年代至今的三次成长股浪潮中,都选择了袖手旁观,苹果可能是唯一的例外。


从价值投资的一些常见指标来看,伊藤忠商事目前股价预期市盈率为9.5倍,股息收益率(Dividend Yield)为3.2%;丸红市盈率8.8倍,股息收益率2.4%;三菱商事预期市盈率为16倍,股息收益率5.3%;三井物产Mitsui预期市盈率13倍,股息收益率4.2%;住友商事目前股价为过去12个月每股盈余9.3倍,2021年度可能面临亏损,但2022年度预期市盈率为9.3倍,股息收益率5.1%,基本上估值合理,股息收益很有吸引力。


不过,这5间商社的股东权益回报率ROE表现一般,只有伊藤忠商事的ROE达到15%,住友商事、三菱商事、三井物产的ROE都低于10%,分别只有1.96%、7.65%、8.12%。丸红过去一年更是录得亏损。


消息公开之后,伊藤忠股价8月31日上午一度上涨6%,创出年初以来新高。三菱商事上涨10%,三井物产上涨9%,住友商事上涨11%,丸红也上涨14%。这恰恰体现了巴菲特的影响力。有研究发现,跟踪巴菲特的持仓披露,模仿他的买卖,将长期跑赢大盘。


除了商社股从盈利能力来看已经低估,巴菲特还在考虑与日本商社展开商业合作。伯克希尔的旗下的能源企业是保险之外的主力业务,通过日本商社在能源产业合作,参与到日本商社在新兴市场国家项目,也有助于改变投资对象偏重于美国的状况。当然,如果未来宏观因素发生明显改变,那么巴菲特就可以同时享受价值股和日元相对美元升值的收益。


学术界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最初的国际贸易主要发生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,当“比较优势”的研究获得诺贝尔奖之后,这个现象就消失了,更常见的是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,对这种“产业间贸易”的理解获得诺奖肯定之后,这个现象又变回到从前。金融学同样如此,价值投资在华尔街流行时,学界并无研究,1992年之后学界重点研究价值投资,成长股持续跑赢。当学者们不再关心价值投资时,它的有效性又回来了。金融危机之后,价值和成长再次逆转。而现在人人拥抱成长股时,巴菲特的举动值得关注。


总结来说,巴菲特的投资作风,常常是在大家觉得无聊无趣的公司中找到价值,他乐于对看好的标的进行集中投资,而非分散。这次他投资巴里克黄金和日本5大商社可能主要就是因为获利前景看好。当然,巴菲特也不是神,让一切由时间来检验吧。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
新闻评论

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隐私保护|免责条款|联系我们|

( 京ICP备16056717号-2 )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