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2020-3-23 15:11   浏览量: 185   评论: 0 稿件来源: 最美酒店  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她在大阪经营了100间民宿,如今两个月没客人、零收入,租金成了压在身上最后一根稻草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
这两天,日本奥委会副主席被确认感染了新冠病毒,无疑给东京奥运会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按照预期,7月份因为东京奥运会,民宿价格普遍能上涨20%-30%,许多市中心民宿预定开到一晚6000元,还火爆到供不应求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东京奥运会期间,Airbnb上的民宿价格截图


每一年3月、4月份,一直是日本赏樱的旅游季。去年,日本迎来6300万游客,其中近6000人是中国游客,为日本带来超过3000亿的旅游收入。


如今国内外游客的锐减,不仅旅游受到冲击,日本樱花也迎来的最寂寥、落寞的一年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
会鞠躬、会要食的奈良小鹿人见人爱,现在去奈良公园的游客却同样很少。


不止是海外游客,很多日本国内游客也取消旅行,鹿仙贝的产量大幅减少,小鹿饿肚子成了常事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到本月11日,新冠肺炎疫情已引发了8宗日本企业破产案,依赖外部游客生存的企业变得愈发艰难。


在Tammy眼中,当务之急是怎样让自己的民宿活下去,直到迎来旅游业复苏那一天。


她在日本大阪经营的100间民宿,今年因为疫情,已经接连错过春节、樱花季两个高峰,眼看五一也成了未知,损失近200万人民币。


樱花如期开了,但是往常大阪熙熙攘攘的街道,现在人影寥寥,这些空荡荡的房间已经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。


“曾经日本的民宿一房难求”


像Tammy这样的民宿老板,曾一度以为,在日本开民宿没道理不挣钱。


自日本开放旅游后,游客每年都在增长。2016年一年造访日本的外国游客为2403.9万人次,增幅达最高。当时日本住宿业的平均入住率已达到60%,特别是大阪,超过了80%。


Tammy曾在上海工作,她太了解许多上海人爱去日本度假,会有源源不断的客流涌入。


日本政府曾提出到2020年访日游客人数将增加至4000万人。“东京奥运会迎来一波流量高峰,将有1.2-1.5亿房间需求。”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
巨大的市场潜力,像磁石一样吸引了大量投资者的目光。根据《2016中国人海外购房趋势报告》,日本已成为中国人的第四大海外购房目标国。其中有一半人买房,是想用来开民宿。


作为民宿平台“悠悠美宿”的创始人,Tammy本来是个技术工科女,在上海开技术开发服务公司。谈起当时民宿红火的生意她依然印象颇深。


2015 年,她与朋友合伙在日本大阪,拿下了一套100多平的三层一户建筑民宿。加上装修总共才花了195万元。

一套房子一个月最多能挣到6万元,超过10%的回报率。据她形容“那时候生意爆满,游客简直一房难求”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传统的日本三层一户建


接下来两年里,她和合伙人帮别人开始做代运营生意,一共代管了7家。给内地像她们这样有投资、或者想做民宿的中国人,提供在日本买房开始,到装修、布草、日常清洁等全套民宿托管服务。

因为交通便利、市口好,大阪心斋桥成了民宿扎推的地方,Tammy50%的民宿也聚集在这里。

密集到什么程度?差不多走5步就有一栋民宿,“很多房子外表看上去是一个住宅大楼,但它里面其实是在运营的民宿”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大阪心斋桥


2018 年,Tammy和合伙人完成原始积累后,再次购入3套不动产来做民宿。


6月份日本出台了一个政策震动了民宿圈——取缔非法民宿。

新法实行后,Airbnb紧急下架未获许可的房源,日本房源数量跌幅接近八成。这一年Tammy也过得很艰难,所有手续都要重新办理。

但这些都没有真正影响Tammy做民宿生意的决心。

去年她们又卖了3套日本不动产,并且在大阪花了327万元“抢租”下一栋40间房子的新大楼,民宿直接扩大到100间。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图源Tammy


“我们计算过,定价在1000~2000人民币的新公寓,入住率只要做到50%就能挣钱”。她说。

在国内疫情爆发之前,她都对民宿事业十分有信心。但现在短短2个月里,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民宿“地震”。


100间空房成了噩梦


Tammy和许多日本民宿经营者的美梦是一点点、慢慢破碎的。

从今年1月6号开始,悠悠美宿的线上平台不断有来自中国大陆的订单在退订。

当时在老家无锡过春节的Tammy,已经有些不详的预感。往年,春节应该是中国人来日本旅游的高峰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
让Tammy印象深刻的是1月16号,当天集中退订了20、30个订单。“每个订单平均入住都是五六天,一天损失了近14万元”。

刚开始客服还在劝客人不要退订,到1月23号武汉封城之后,航班也接连取消,Tammy通知店里给湖北的客人全部退款90%外加300元代金劵(第三方平台抽成另外10%)。

“很多人是怀着一种不想把病毒带到日本的心情退订,如果还不给退,真的很无情。”Tammy说。

大年初二,几乎是早于Airbnb平台一个月,悠悠美宿发布了自己的退订政策——除了湖北和航班取消的客人,其他人退订采用的是50%的现金,再加上50%平台代金券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
然而这仍然让Tammy遭受了不少的骂声和不理解,“有人嫌我们没有给他们退全款,还说我们发国难财,我们都快赔死了。”

房间空了,没人来,但租金还是要交。100间房每个月光租金就要45万,还没算上人员工资,现金流一旦榨干,连房租都交不上。

1月份还不是最糟糕的。那时入住率还有30%,其中一部分是选择来日本避难的中国人。

为了对应疫情,1月底Tammy回日本的时候开始采取一系列防护措施。


她去买了高价的N95口罩,给每个来民宿的客人送了一个。客房配备了84消毒液,地板、被单全部要求清扫公司细致地打理。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图源Tammy


到了2月下旬,原本还心存幻想,以为疫情很快能过去的Tammy,梦彻底碎了。

从2月19日开始,钻石公主号解封,日本近况急转而下,本土感染人数不断上升。


之前是受中国游客影响,这下因为日本本土疫情,其他国家生意也做不了。


营业的情况是持续下滑。到如今40间房的新大楼,包括Tammy一共只有3个人在住。

从空荡荡、崭新的大楼望出去,天空依旧那么蓝,但她心里已经冰冷到极点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图源Tammy


就在她还想再咬咬牙撑下去时,合伙人却提出了退出民宿生意。房贷加上父亲生病,家庭的经济压力已经不允许他再撑下去了。

这次合伙人退出也意味他三年挣的钱全部打了水漂,三年几乎白干,赔个将近300万元。


精装修民宿几万块甩卖


撑不下去的不光是Tammy的合伙人。


疫情爆发后,Tammy加入了一个500人的大阪民宿房东群,想着抱团取暖。

然而群里几乎每天都有“民宿阵亡”的消息的传来——许多民宿老板开始急于转让、退出。

大面积的“阵亡”之下,为了尽快清空房间,原本的二手家具来不及找买家,一些老板甚至要找搬家公司花钱扔掉。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图源Tammy


当然,能及时的出手的怎么都算幸运。让Tammy更焦心的是自己一个朋友,租赁了一整栋大楼分给好几个小房东做民宿。

因为日本严格的消防规定,他前期投入的几百万费用不算,每个月还要交几百万的租金。

所有小房东都在退租,作为二房东的他却没办法抽身,只能不停借钱,填到租金的窟窿里。

Tammy也认真和我建议,“如果胆子大,有现金的人现在完全可以来日本‘捡尸‘。

在民宿老板群里,她已经看到不少前期投入几百万,软装、许可证全部完善的民宿,转租却只需要几万元。

Tammy看来,就算没有这次疫情,日本民宿的淘汰也早晚会来。

“疫情将会加速淘汰那些一栋楼里有两三间房的个体户,促进日本民宿的升级,这一点毋庸置疑”她说。


京都酒店花5块钱就能住上


根据日本大和总合研究所最新预估,疫情将使访日游客消费额大减9813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637亿元)。

和Tammy合作的几家“定制游”公司已经两三个月没什么生意了,以前都是他们将大批团客直接拉到民宿、酒店门口。

除了民宿之外,日本各地的酒店同样受到了严重打击。京都的酒店业经营业绩预测将由连续四个季度盈利变成赤字,亏损额或将达1.1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740万元)。

日本老字号日式旅馆“富士見莊” 率先宣布了破产。因为疫情,这家维持了64年、曾经辉煌过的旅馆,不得不放弃继续经营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
而还能活下去的京都和东京酒店,也在大幅度的降价。以前平均几百块的酒店,2月初最低的一晚已降到5块钱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
在Tammy看来,关西才是日本受影响最大地方。因为关西旅游资源更丰富更集中,一直是中国人最爱去的地方。


“游客差不多下降百分之七八十都有,之前京都大街上、邸园都是游客如织,如今几乎都没人。”Tammy说。


受疫情影响,商场如东京的三越银座,涩谷争夺广场和新宿总店,其中国游客非常喜欢去的购物广场,也已经宣布缩短营业时间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Tammy拍的日本街头


随着全球疫情的加重,旅游业想要短期恢复生态估计很难。接下来Tammy的打算是将民宿短租出去,尽量少亏一点。

幸运的是,她的一位房东已经答应暂时从押金里面扣房租,减少她们额外的现金压力。

现在她在日本的生活还算正常,除了口罩买不着,物资都没有短缺。“反正是不用担心买不到卫生纸,现在又没客人,民宿的卫生纸根本用不完。” Tammy开玩笑地说。


这个樱花旺季,手握100间日本民宿的人却惨淡到谷底

Tammy尝试了直播,和一些关心日本情况的海外朋友聊聊天

经历过金钱损失、合伙人退出,Tammy已经慢慢从打击中冷静下来。


但她还是觉得,不管怎么惨淡,都要想办法支撑下去,“人生总有淡季旺季,至少我还活着。”


活着就还有机会。

分享到:

猜你喜欢

新闻评论

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隐私保护|免责条款|联系我们|

( 京ICP备16056717号-2 )

找客服

回顶部